冷逆一只,总挨饿,于是饿到的时候就会自割大腿肉_(:3」∠❀)_

【校园AU】流星花园贵公子(BS、KS、冬盾、铁绿、基锤、CE)第二章

码字太慢,最近三次元各种事,所以也没心情码字,还好乱出头了,于是开始码,结果又话唠症犯,不小心爆字数了……

原来和我一样喜欢冷逆的小伙伴这么多,于是窝全身也充满了太阳能,码码码!

第二章

    时间默默的流逝,演算完最后一个数据再从头梳理了一遍整个演算过程。这个实验室暑假期间开始的,就目前的进度看来,这学期正视上课前应该可以完成。史波克点了个人存档,然后看了一下屏幕右下角,发现早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于是他抬起头,侧过身准备起身去宿舍每层楼道配的复制机弄一些吃的,才发现隔壁书桌有人。还是相当大的一只,端正的坐在相隔一桌的属于他的书桌前,安静的看着PADD。不用三倍视力,史波克也能确定这大只,呃不,这位克拉克学员是在专心学习,他阅读的相当仔细,从他平均37.62秒才触碰一次PADD来看。现在是地球时间14:46.08,距离午餐时间结束已经过去两小时十六分零八秒,这样长短的时间对于瓦肯的自已来说并不会感到饥肠辘辘,但对于只有三分之一瓦肯耐受力的地球人类, 胃部早已完全排空。

    克拉克是11:29:28抵达宿舍的,从上一个学年的开学期间经验以及其性格推断,他应该是在9:00之后抵达学校——9:00之后报道的学员流量是9:00之前的2.15倍并随时间呈比增长,在报道后帮遇到的女性同学们搬运行李,11:10左右腼腆地谢绝了女性同学们想要表示感谢的午餐邀请,回到宿舍放置行李(星际学院的午餐时间是12:00-13:00)。也就是说他的早餐时间至少是在7:30以前,因为这之后要乘坐8:00的洲际地面车花费15分钟到达位于大都会的星球日报总部报道,依克拉克的性格还会和同事们叙叙旧,花费大约40分钟,然后搭乘洲际地面车用时12分钟到达学校。

    这样看来距离克拉克的上一次进食已经至少7小时17分23秒,史波克扫了一下PADD屏保上的时间。作为一个瓦肯,经常因为手头的工作或研究而错过学院的用餐时间,而自从听从母亲‘多与人接触,不要变得和你爸爸一样整天装B’的建议向校方申请与学生同宿舍,而校方也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可以改善本校最高冷青年教师形象的申请,于一年前将他安插到这个去年新生组成的宿舍开始,就时不时在自己从演算公式中回到现实时,发现还有人陪着自己。这种情形在瓦肯的那三十多年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现在,史波克再次有了那种书桌前投下的70%亮度的灯光也有着温暖的温度的不合逻辑的错觉。

    “啊!快15点了,抱歉史波克,我本来想着看一个章节的,没想到这个章节这么长……”前小记者克拉克也终于结束了他的预习,不出所料地发现时间流逝之匆匆,从PADD上抬起头来一如既往的腼腆而笨拙地向室友道歉。

    “并不是你的错,为了不打扰到我而选择学习并错过了用餐时间向我道歉是不合逻辑的,克拉克。”半瓦肯的年轻教官坐姿标准面无表情地第213次指出他室友的不合逻辑,当然这213次的不合逻辑其中39.18%由克拉克贡献,另外两个室友贡献余下的60.82%。
  
    “和史波克一同学习的话,效率非常的高,应该就是学习氛围吧!”克拉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抓了抓厚实而没型的头发。

    “不必再次重复这之间并无逻辑的互利关系。”瓦肯教官逻辑而无情地再次戳穿了室友不合逻辑的解释,他笔挺地起身,迈着长腿和逻辑地步伐,几步就到达了门口,“我去走廊的复制机取一些食物,你要点什么?”

    “呃,嘿!不用。我妈妈做了不少好东西让我带来。”克拉克说着也从坐椅上站起来,三两步跨到柜子前,将那只放在那里没动的行礼箱打开,把里面用真空保温控湿食盒装盛的堪萨斯玛莎·肯特手工美食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放进胳膊里。

    瓦肯教官毫无逻辑地停下了出门觅食的步伐,回身,挑起一边眉毛,“令堂做的苹果派非常的美味。”然后迈动长腿来到大桌子旁,大手一挥,把那堆bulinbulin闪烁着存在感的东东划到一边,而克拉克正好抱着满胳膊的食盒抵达,然后两人一起把食盒放好,打开,诱人的香味让史波克遵循逻辑地吞了吞口水——这是来自大地种植的作物和手工烹饪才能拥有的美妙气息。

    “我跟妈妈说你们非常喜欢,今早她非常开心地给我准备了一整箱。这是妈妈刚学会的新口味,尝下。”克拉克将一个装着散发着奇异而美妙香味的派食盒,献宝一般地推到瓦肯室友面前。

    “有趣。”史波克用修长的手指捏起一块奇异香味的派,端详了一下,然后优雅而直接地咬了一半,闭上眼睛慢慢地嚼了起来,“奇异果和蓝梅的味道。”睁开眼睛时,他做出了判断,“而新鲜的蜂蜜恰到好处的调和了它们的酸涩。非常美妙!”

    “谢谢!”小镇学员欢快的给自己拿了一块蓝莓奇异果蜂蜜派,大大的来了一口,“我爸爸今年养了蜜蜂,因为妈妈说商场里的蜂蜜转基因的味道很奇怪。”他把手里剩下的部分塞到嘴里,很自然顺道舔了舔指尖粘到的蜂蜜果酱。

    “自然的味道,是任何人工和科技都无法替代的。”还有来自家庭的味道,将手中的半边派放进嘴里,史波克也不自觉的跟着舔了舔指尖的残留的果酱。

    “……”平时就有些呆呆的前小记者克拉克,这下是真的而且彻底呆住了——当你的瓦肯教官在你面前优雅的将修长的指尖放进那张只会逻辑的开合叙述逻辑的内容和进行逻辑的进食的嘴唇前,并用逻辑的舌头将上面的果酱轻轻的舔舐干净,半垂的睫毛下,巧克力色的眼睛有着不合逻辑的迷茫,你做出的反应也只有呆掉!

    “我的脸上粘到果酱了?”当史波克拉回思绪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对面仍处在当机状态无法重启的大个子室友,对于短发来说有些长的厚重黑发借助着死板的发型非常成功的将它的主人其实非常英挺而饱满的轮廓遮了个“这人脸真大”之外别无其他视觉体验。由于呆滞而瞪大的眼睛,是以史波克的有限的见闻中从未见过的蓝,要不是生物医学已经在上个世纪达到能够0风险,地毯式彻底根除所有眼部疾病——当然,如果天生没眼睛也没办法——眼镜彻底只是个装饰用具的阶段,史波克敢打赌,这位“普通地球人类”的室友绝对会整一副最土镜片最厚的黑框眼镜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挡住他这双与众不同的蓝眼睛。不过完全不合身的总是大一码的学员制服,和90.13%以上的颔胸低头,同样异曲同工。

    是的,他不是个普通的地球人,这一点史波克在成为这个宿舍一员后的第二个学期确定了,至于为什么会花这么多时间才确定,这只能说这位大个子装扮路人甲技能太高杆了,我们的瓦肯教官也是在无意中的某一次生活点滴中发现的。

    那一天他们也是这样忘记时间的看着PADD学习,那次的公式其实并不正确,于是史波克演算到一半后确定了这一点,于是结束了演算,还没抬起头,余光就看到不远处的克拉克眼睛盯着PADD,伸手去拿旁边的马克杯,结果当然是发生了高概率事件的把杯子碰掉了,这个距离以瓦肯的速度也无法赶过去在杯子落地前接住它,所以飞快推算后的史波克选择了眼睁睁的看着杯子掉下去摔成碎片。

    但这个结局并没有发生,因为那个学员在发现自己碰掉了杯子的同时接住了刚刚开始下落的杯子,而里面的水一滴也没有洒出来。待史波克完全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个杯子已经放在了原来的地方,那个克拉克的手握着杯子的把,把它端了起来,眼睛依然没离开PADD的喝了一口里面的咖啡,而刚刚那一瞬即逝——不,对于瓦肯的三倍视力来说是一瞬即逝,而对于普通地球人类来说根本连一瞬都算不上,根本无法看到!——的意外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

    有趣!从那时起,史波克才开始观察起这个能让如此高大健壮的自己如此毫不起眼的“普通地球人类”学员。当然,在这期间的观察中,史波克教官也确定这位学员是真的在努力让自己做一个“普通地球人类”并且善良,诚恳——那对善良的地球夫妇用所有的爱将这位不同寻常的孩子抚养成为了这个星球上至少史波克见过的最善良而且老实的人。因此,史波克教官决定选择不去揭穿他,况且,这个真相被披露后所带来的不良发展比积极发展多出172886.25%。

    “!呃……抱歉!”看一个同性别的教官看呆掉的事实让克拉克直接红了一整张脸,他积极的寻觅着能岔开眼前尴尬的话题,于是堆在桌边那堆bulinbulin的粉红色物品终于刷出了自己的存在感。“嘿!史波克,你看,里面有你的礼物!”他直接伸手抓起一个最近的亮粉色长条形礼品盒递到教官眼前。

    “……”半瓦肯的教官面无表情的从眼前真把他闪到的亮粉色bulinbulin上一开视线,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学员,“这份是给索尔的。”

    “……?!抱歉!”经过提醒,克拉克终于看到了亮粉色盒子上那张银色闪闪发光的卡片上用一种更加闪亮的粉色写着“TO MR THOR”,克拉克默默的底下了头。

    “……”看着对面那可头毛丰厚的头顶,史波克突然想到了自己儿时的那只茶丫,然后有种想要伸手揉上去的冲动,当然,我们的史波克教官很逻辑的阻止了自己这种不合逻辑的冲动,他依旧面无表情的告诉这位学员,“我无法接受她们的心意……”

    “欢迎回来,索尔·奥丁森,史蒂夫·罗杰斯”甜美的电子高仿真女音甜美的打破了宿舍内似乎要往一个更高层面进化的尴尬。

    “啊!好久不见索尔!好久不见史蒂夫!”在电子音想起的同时,宿舍门无声的划开了,同时克拉克腾的一下起立了。

    “好久不见史波克教官,好久不见克拉克!”

    “好久不见史波克教官,好久不见克拉克!”一前一后进门的两人笑着向先到的室友着好。

    “好久不见索尔学员,好久不见史蒂夫学员。”史波克教官颔首。

    “好香!玛莎阿姨又做了好东西,是吧克拉克?”进门的两人中个子和克拉克差不多的位学员闻香而至桌前,和克拉克一样他也穿着红色的学员制服,不一样的是他身上的制服明显是尺码合身的,合身的星际学院学院制服完美的勾勒出了这位来自阿斯加德星的小伙子的宽肩窄腰和大长腿,他就是他们和电子音口中的那个索尔,舰队指挥专业二年级学员,有着一头过肩的金色头发,不过他很遵守学院规定的把他们都绑在了脑后,一双迷人的蓝眼睛,以及阳光一般让人一看也会情不自禁跟着微笑的笑容。性格也和他的笑容一般开朗,随和,因此非常得女性学员的青睐。

    “是的,我妈妈听说你们非常喜欢,所以这次做了很多让我带来。”由于两人的行礼都很少(说白了就是每人一个旅行包- -),克拉克也就不用帮忙接行李,而是帮他们拖开了桌前的两把椅子。

    “每次次开学都能吃到玛莎阿姨做的点心,真是太幸运了!”另一位身高和史波克差不多的学员微笑着说道,他也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小伙,同样和身的学院制服同样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大长腿,只是同样合身的红制服在他身上却穿出了一种一板一眼的气质,当然金发也是,只是比克拉克的短,发型不但不遮脸,反倒让他英俊的五官显得更加端正。他当然就是史蒂夫了,舰队指挥专业二年级。他的性格也和他的外表一样端正而沉稳。和索尔不同的还有,史蒂夫是个土生土长的地球人。

    两人把行李放好后,就迫不及待的围到桌前享用来自堪萨斯农场的天然手工美味,顺带扯扯闲话。索尔告诉他们,其实他和史蒂夫两个小时前就到学校了,只是报道之后就去帮女学员搬行李了,不过他们是在男学员宿舍楼前才遇到的。

    “这学期我那位远房堂弟也要来星际学院了,我今天下午才来报道,就是早上陪着薇诺娜姑妈和派克上校跑遍了附近的酒吧去抓他回家。”索尔拿起第三个苹果派说道。作为一个阿斯加德星人,有个地球远亲很不合逻辑,但是薇诺娜姑妈已故的前舰长丈夫和索尔那如同失散多年的双胞胎一般的容貌,和星联的证明,生生的让一切都复合了逻辑。
    
    好吧,其实索尔是阿斯加德星的王子,年纪嘛,阿斯加德星的年纪和地球算法不太一样,反正折合成地球年龄的话,索尔·奥丁森的年纪早就已经超过星联报名表上那个25岁不知道多少了- -。阿斯加德的奥丁陛下按照传统把即位前的王储丢到中庭,也就是地球来历练几十年(反正他们命长- -),然后同过星际联盟将王储以普通人的身份寄养到了一个竟然和这位王储长得一模一样的星联前英雄家,并以普通人的身份就读了星际学院,当然生活费也是普通人水准。

    “看起来你堂弟是个很活波的人。”克拉克拿起一个香芋柠檬味的派说道,“他选的哪个专业?”

    “舰队指挥。”索尔扶住了额头。

    “我的一个朋友今年也要就读舰队指挥专业。”史蒂夫吃完了手中的香橙派微笑着说道,其实总的来说,这个宿舍的成员都应该属于高龄党了,是的,这位史蒂夫学员也是实际年龄27周岁了。

    任谁都不会想到,如今高大健壮肩宽腿长的史蒂夫在五年前是一个身负哮喘、猩红热、风湿病、鼻窦炎、长期或经常性感冒、高血压等等,身高一米七体重只有现在一半的豆芽菜。

    五年前的一个星际联盟军方医学实验,汇集了地球各地的身患多重难治病症的人类志愿者,而其中正直无私的史蒂夫在接受治疗血清的同时也接受了强化血清的实验,并且克服了巨大的痛苦获得了成功。在经过五年的观察训练期后获准离开实验基地,并进入星际学院学习。也就是说,史蒂夫在入校前就有已经是星际联盟的军人了。“他今天突然发通了个通讯来,我当时以为他还在银河系的外的哪个星系考察。”

    “考察?”

    “巴基的父亲是星际联邦议员,”史蒂夫解释道,他的声音有着明显的愉悦,“我一直以为他会就这样从政了。”

    “从军入政的官员在星际联邦也不在少数,以英勇和热血铸就的政道。”史波克教官用逻辑为学员答疑解惑。

    “嗯,这的确像巴基的风格。”队长笑容和声音都充满这愉悦的点点头道。

    “看来今年会很热闹。”索尔搞定了最后一块苹果派。

    “巴恩斯议员的公子英俊多金,年仅27岁在星际联盟已有不小的名气,这一学年会非常的热闹。”史波克教官继续逻辑的对学员的推论进行分析。但显然他们说的热闹不是同一个热闹,索尔的热闹只是因为是这学期熟悉的人增多了- -。

    “这样看来,今年报入星际学院的女性学员会比往届多。”克拉克觉得史蒂夫每次提到巴基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光,就像桌角的那堆bulinbulin的礼品们一样,闪着粉红色的甜蜜的光。甜蜜……?!于是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的这个突兀的词给惊悚得一个机灵,然后灵光一闪的get到了瓦肯教官刚刚那席话里的一个重点,“明天新生报道,我们应该去帮帮忙,比如搬搬东西,带带路什么的。”发现室友们全都看着自己,以前连采访都是缩在外圈儿的前小记者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深吸一口气,挺起胸堂,尽力让自己显得有说服力,“我们刚来的时候高年级的前辈们也是这样帮助我们的。这是我们的义务,不是吗?”      

评论(5)
热度(42)

© 蓝色耽美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