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逆一只,总挨饿,于是饿到的时候就会自割大腿肉_(:3」∠❀)_

【校园AU】流星花园贵公子(BS、KS、冬盾、铁绿、基锤、CE)第一章

    又是一个新学年,克拉克·肯特拎着自己的两只看着就很重的古董行李箱往自己的宿舍迈进。超过一米九的身高和宽阔的肩背让他即便是在帮好几拨女同学把行李送到宿舍后,依旧脸不红气不喘,更别说流汗= =。在这个时代,行李这种玩意儿早已经实现了智能化人性化的定位直转,借用某两百多年历史的快递公司的一句宣传语——“只要您给我一个通讯,duang的一下,您的物品就到达您的身旁。”

    但星际学院却一直保留着这个星球自有高等教育学校以来的优良传统,学生的行李都不能借助任何非人力的方式搬运,因为这样既可以锻炼学员的身体素质以及社交能力,还可以促进新老学员之间互助互爱的良好环境的形成。

    这的确是个好传统,从克拉克每学期开学都要往女生公寓跑非常多趟可以看出,它还促进了男女学员之间的交流,为解决日益严重的单身人群高素质高龄高学历化,有着一定的辅助作用。

    当然,要不是这位来自美洲大陆一个名叫堪萨斯小镇农场的学员一直保持着这头老土的发型、穿着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大一号的学员制服、以及28岁的高龄,高大健壮、乐于助人、脾气又好的克拉克应该早就在这一传统的帮助下告别单身、佳人相伴了。

    呃,什么?28岁?对,没错,是28岁。实际上,我们这位肯特学员和大多数同学比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特殊。其实早在五年前,他就已经从大学毕业并在一家挺著名的新闻资讯集团——星球日报就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工作狗,呃,不,记者,咳。因为为人老实、办事踏实、完成工作也很按时,于是主编决定再次实施人高素质多功能员工陪养计划,让这个踏实的小记者往更广阔的外勤发展——星际记者。这类记者需要至少拥有星际交流专业学士学位,方可申请星际记者证,于是乎,28岁高龄的工作狗克拉克·肯特先生就被主编一脚踢进了星际联盟最高学府“星际学院”再次成为了一名苦逼大学狗,呃,大学生,现就读星际交流专业二年级。对于上级的这个安排,老是淳朴的肯特记者,奥,现在应该称其为肯特学员,一直是以诚恳的态度和饱满的热情,扎实认真的完成着每一天的学业。因为,他最憧憬的女神,呃,不,女同事——露易丝.莱恩小姐也是这样通过集团的再就学升级计划,于两年前取得星际记者资格证书,并于去年获得星际新闻界最高奖——沈括奖。这个由有着亚洲大陆最古老和瑰丽文明传统的一位有着平凡名字的中国籍记者开创的并以中国历史上著名学者之名命名的奖项,历经百年,已成为星际联盟所有新闻工作者梦寐以求的最高荣誉!

    努力学习,获得证书,就可以和露易斯更近了!光是这样想着,克拉克就觉得全身充满了太阳能!

    是的,太阳能。28年前的一个夜晚,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神马鬼),美洲大陆广茂的农田里,那个曾经无数次收获“麦田怪圈”的地域,再次收获近百年来还真是频繁落在这地球上的各种宇宙飞船,就像一次次流星划过天际~(泥垢)正在自家窗前看流星雨(流星&大雨)的肯特先生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在大雨里也烧得依旧旺盛的大流星落到了自家的玉米地里……然后他想起了昨天刚安装好,准备过两天播种时使用的“人工智能全功能全天候农牧一体机”……该死,那玩意儿几乎花了他们家全部信用点!

   肯特先生一怒之下给官方那个“坠落飞行器回收通信号”发了个通信,让他们‘马上过来把那个该死的东西弄走,他压坏了我二十六万个信用点!’然后头也不回的拖着挂在胳膊上试图阻止他冒着打雷的大雨出门的妻子,上了他的老地面运输车,一脚动力门直接踩到了那个冒着烟儿的大坑面前。

    一阵婴儿的啼哭,让他们忘了《公民坠落飞行器安全须知》的一百零八条,下了车,来到了大坑底部那坨黑乎还冒着热气儿的大金属团前。当他们将在眼前滑开的金属团里的小小婴孩抱在怀里时,他们决定,这就是他们的孩子。

    舱内没有任何除了维持航行以外的设施,经过三录仪扫描后,官方推测这是一个小型紧急逃生舱,这个婴儿看来是哪一艘不知名飞船上唯一的幸存者,同时幸运的是他回到了自已的母星——从外表和三录仪扫描看来,他是一个地球人的婴儿——并且刚着陆就被一对善良的夫妇收养。工作人员现场连接了星际联盟地球分部的中央人口终端,很快确定了这名婴儿在地球已没有其它亲属后就为肯特夫夫办理了领养手续——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逃生舱在确定已废弃并无放射性物质夹带后就地掩埋处理——落在这地球上的废弃飞行器实在太多了= =

    于是沐浴着善良肯特夫妇全部的爱以及堪萨斯温暖的阳光,小小的克拉克和任何一个地球人类孩子一样慢慢长大,直到青春期,才发现自已除了不会长青春痘外和别的同龄人以及大家都不一样的发育——视力,听力,弹跳力……,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完全超出了星际联盟对所知类人型智慧生物的认知,于是父母和他自已都决定,还是继续“做”个普通地球人类对大家都比较好。不过这些超出星联认知的超级能力在大学时期已逐渐成熟并收放自如了。

    咳,扯远了。说到高大健壮的克拉克学员拎那俩超大一看就很重的行李箱,走出升降梯,来到堆满粉色礼物、鲜花、信封、卡片的位于76楼的宿舍门前。这次是史波克的多还是史蒂夫的多?还是继续索尔的最多?这样猜着,他把手中的箱子放到地上,然后把地上的那堆闪瞎视觉的粉红粉红的什么什么什么捡起来,堆在他宽广的胸前和臂弯里。

    “2223级星际交流专业,克拉克·肯特,学员号2223796230607。”克拉克站得笔直地面对着宿舍门。一道束蓝色的光从写着B-76805的门牌处射出,投射到其肩部及以上部位。

    “与扫描结果相符,欢迎回来克拉克·肯特。”甜美的电子高仿真女声报出头面部扫描与学院学生档案系统对比后的确认结果,同时乳白色的宿舍门无声滑开。

    “好久不见史波克!”克拉克维持着门打开前的姿势向里面目前唯一的室友问好。“呃,能帮我一下吗?”他小心的尝试着将满怀的那堆bulinbulin的粉红色示意,然后几个bulinbulin的粉红色物体就从他的臂弯和手指间滑落回地面。

    “好久不见,克拉克学员。”被称作史波克的青年从他专注演算的PADD上抬起头来,看向在门口的室友,点头问好。他并没有同克拉克一样穿着红色的学员制服,而是黑色的属于教官的制服。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的齐刘海和非常具有标志性的尖耳朵说明了他是一个瓦肯人,但褐色的虹膜又说明了他是混血。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这位混血的半瓦肯不但以优异的成绩成为星际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教官,而且他严谨的逻辑和冷静的作风完全没有因为混血而有过折扣,就比如现在看到室友滑稽的模样,面部表情依旧严谨得和他的刘海一样,没有丝毫的紊乱。他从座位上站起来,随手拉了一下制服上衣,让它更加笔挺,然后笔直的向门口走去。

    “你帮我拿一下这些就行,箱子太重……”看着这位比自己略矮的室友兼教官迈开两条紧紧包裹在合身制服裤里的长腿笔直的走向自己,然后无视掉眼前bulinbulin呼喊的那堆粉红色,弯腰一手一只的拎起自己那两只真的分量不轻(开学之前妈妈往里面塞了太多亲手做的点心和衣物)的行李箱,转身,笔直的走到克拉克的整理柜前,弯腰放下,整套动作干净利落,完美的体现了瓦肯三倍人类体力和严谨逻辑!“……谢谢!”    

    “不用谢。”瓦肯教官微微颔首后笔直的走回之前坐落的位置端正的坐下,继续戳呃,不,演算他的PADD。

     克拉克默默的把那些被瓦肯室友无视的bulinbulin的刷着存在感的小粉红搬进屋,放在中间的大方桌上,默默的去整理行李。然后默默的到里间的卧室给父母发了个通信,被母亲大人捉着聊了一会儿。再然后,整个宿舍就彻底默默了,史波克仍在专心于PADD上的演算,应该又是一个新的方程式,瓦肯人相当于人类三倍的智力和严谨的逻辑让这位年轻却非常勤奋的教授完全成为了学院最强外挂教官——他取得了很多成果同时还负责教授很多课程——而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却选择和他们三个普通学员成为了室友,这比缩短和露易丝之间的距离更加励志和近在眼前!克拉克全身充满了三倍的太阳能,他放下通信器,轻手轻脚的拿着自己的PADD到另一张书桌前,点开了克林贡历史开始了新学期的预习。

                                                                             

评论(6)
热度(50)

© 蓝色耽美狼 | Powered by LOFTER